口述:陳萬船、文字/攝影:洪崢

中洲寮,古名中州寮,隸屬台南市安南區十六寮聚落,清末台江內海淤積成陸後漸有移民來此開墾,早期居民大多來自學甲中洲,台東市太平溪畔東海龍門天聖宮前主委陳萬船老先生的祖籍即為此地。根據陳氏族譜考證,中洲陳氏一族世稱「中州陳」,自開台祖陳一貴遷台至今已有三百五十六年族齡。陳一貴為延平郡王鄭成功的欽命運糧官,明永曆十五年(西元一六六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攜一家十三口,統率督眷船與民船隊自金門碧湖經澎湖至學甲西方約四公里之頭前寮北岸登陸,並將建寮屯駐地命名中州以訓示光復神州之志,偕夫同來的陳氏開台祖媽鄭細娘則為延平郡王鄭成功的親姑姑。陳氏開台祖陳一貴與祖媽鄭細娘隨明鄭軍隊來台,迄今已瓜瓞綿延十六代,子孫後裔數萬人遍及台灣各地。




民國五十三年(西元一九六四年)僅二十八歲的陳老先生離別家鄉中洲寮至台東發展,臨別前父親陳行特別託付一只世代相傳、內裝多件祖先祭祀遺物的老舊木箱由他繼續珍藏保管,還迎請一尊家常供奉的媽祖古神像,希望護佑兒孫在異鄉的奮鬥歲月平安順利。這只祖傳木箱中有一本收錄各種道家課頌經典及寶誥科儀的線裝古籍《諸真列聖寶經合冊》,某日陳老先生無意發現內頁夾藏一張泛黃老舊的紙卷,攤開查閱發現是媽祖林默娘的九世族譜,上面還有三枚來源不明的官印。陳老先生驚覺這張媽祖九世族譜很可能是稀世罕見的珍貴史料,特別裱上木框妥為收藏,並想方設法求證它的根源和憑證,畢竟截至當時從未聽說媽祖有族譜流傳於世。




在前主委陳老先生及各方信眾聚集群力多方奔走下,台東東海龍門天聖宮終於在民國七十年(西元一九八一年)十二月十九日安座竣工,逐漸成為信徒絡繹不絕的地方信仰中心。民國八十五年(西元一九九六年)二月十四日大陸泉州天后宮媽祖聖座暨湄州天上聖母來台遶境會香,並駐駕台東東海龍門天聖宮供各界參拜。翌年農曆春節前夕大陸泉州天后宮寄來一張看似平凡無奇的賀年卡片,陳老先生發現卡片封面的官印似乎與祖傳媽祖九世族譜的兩枚官印極為相似,仔細比對篆體印文果然分毫無差,同時也考證出族譜另一枚官印為大陸福建省莆田市湄洲島天后宮祖廟所有。來自湄洲和泉州祖廟的三枚官印,間接提高媽祖九世族譜的參考價值。




這份中州陳氏先祖遺留下來的媽祖九世族譜長三十九公分,寬二十八點五公分,左側書「功曹記祖書臻常」,右側書「德報九世揚萬千」。上方兩枚同款官印為明永樂年間的「泉州天妃宮鑾前官鈐」,下方官印為清道光皇帝御賜的「湄洲祖廟天上聖母護國庇民靈寶府笈」。族譜記載自始祖林元次至媽祖林默娘之九世直系成員姓名,稱五世祖林萬寵為聖祖,六世祖聖賢祖公名林坡,七世祖聖賢祖父名林曄。族譜中媽祖生父名曰林榖,與民間流傳之林愿、林願、林孚或林惟愨等說法有異。聖賢父林榖娶妻王氏雲英,生子洪辟,又添大娘、二娘、三娘、舜娘、癡娘、默娘六女。六女各依排行以媽尊稱,媽祖林默娘位列六房媽,長兄洪辟亦尊稱仙官。




相傳媽祖姓林,名默娘,生於宋太祖建隆元年(西元九六O年),福建路泉州府莆田縣湄洲島東螺村人,歷史考證確有此人。現存關於媽祖最早的文獻記載為南宋高宗紹興二十年(西元一一五O年)廖鵬飛《聖墩祖廟重建順濟廟記》:「世傳通天神女也。姓林氏,湄洲嶼人。初以巫祝為事,能預知人禍福。既歿,眾為立廟於本嶼。」元文宗至順年間程端學《靈慈廟記》首見有媽祖家世之說:「神姓林氏,興化莆田都巡君之季女,生而神異,能力拯人患難,室居為三十而卒。」明神宗萬曆十四年(西元一五八六年)王圻《續文獻通考》則提出:「天妃父積慶侯林孚,母顯應夫人王氏。」明張燮《東西洋考》另說:「天妃世居莆之湄洲嶼,五代閩王林愿之第六女,母王氏。」明神宗萬曆四十八年(西元一六二O年)何喬遠《閩書》也謂:「妃姓林,唐閩王時統君兵馬使願之女,上人也。」




明末清初林堯俞、林蘭友、丘人龍等編纂的《天妃顯聖錄》為近代記載媽祖事蹟最完備的典籍,其〈天妃降誕本傳〉就詳細提出媽祖的身世記錄:「天妃,莆林氏女也。始祖唐林披公,生子九,俱賢。當憲宗時,九人各授州剌史,號九牧。林氏曾祖保吉公,乃邵州剌史蘊公六世孫州牧圉公子也,五代周顯德中為統軍兵馬使。時劉崇自立為北漢,周世宗命都點檢趙匡胤戰於高平山,保吉與有功焉。棄官而歸,隱於莆之湄洲嶼。子孚承襲世勛,為福建總管。孚子惟愨諱願,為都巡官,即妃父也。娶王氏,生男一,名洪毅,女六,妃其第六乳也。」文中指媽祖為莆田九牧林氏之後,祖林孚,父林願,字惟愨,母王氏;為六女,有一兄長,名洪毅。




關於媽祖的父名,歷代文獻記載不盡相同,世傳較普遍的說法為林愿,或曰林願,或曰林惟愨,或曰林孚;亦有稱林願,惟愨為字;台東東海龍門天聖宮所藏之媽祖九世族譜則指媽祖之父為林榖。媽祖為台灣民間信仰最主要的神祇之一,仙逝昇天後屢顯靈驗,經常護佑航運、解救水難、綏靖海疆、降妖伏魔、保國衛民、濟世救人,對中國及東亞沿海文化影響極為深遠。歷代對其褒封名號、靈應事蹟及信仰發展等記載頗為詳盡,惟真正家世、生卒年月日、父母世系等並未見載於正史,現存文獻雖然說法分歧且難以考證,卻絲毫不影響媽祖信仰的傳播與傳承。這份源自湄州和泉州祖廟的九世族譜意外現蹤,或許能讓信眾一窺媽祖身世的神秘面紗。